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攻略 > 30个项目中评选出竞技体育未来之星

30个项目中评选出竞技体育未来之星

更新时间:2018-09-19 16:05
浏览次数:
    这是党的十九大之后,我省举办的首个大型综合性运动会。与往届省运会相比,第19届省运会举办的时代背景、赛会功能、组织方式等有了明显的变化。为此,笔者就省运会和新时代体育强省建设等话题,走访了第19届省运会组委会执行主任、省体育局局长陈刚。
  问:第19届省运会是在什么样的时代背景下举行的?
  答:从上一届省运会到这一届省运会,党和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深化体育改革的政策,体育发展迎来了全新的环境。在这4年时间里,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全民健身和全民健康向深度融合推进,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体育的定位、指导思想、功能都有了显著变化。
  首先,体育强国梦与中国梦紧密相连,这是新时代体育发展的准确定位;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体育改革攻坚的发力重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体育发展的根本遵循;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14个基本方略,是体育改革发展的重要保障;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体育强省建设的目标方向。
  第19届省运会正是在这个新的时代背景下举办的一次全省综合性运动会。第19届省运会积极借鉴13届全运会改革成果,进一步强化顶层设计,稳步落实各项改革举措,确保将以“全民动起来,江苏更精彩”为主题的本届省运会办成一届全民参与、开创新风、精彩圆满的体育盛会。
  问:省运会是我省发现和输送竞技体育优秀苗子的主要平台,请问本届省运会较历届相比有哪些新的变化?
  答:较历届省运会相比,本届省运会实现了三个重要转变:
  一是从重金牌向重健康转变。参照全运会的做法,不唯金牌论,首次取消了金牌总数、奖牌总数和总分数的排名,取而代之的是进行青少年体育工作优秀组织奖的评选,设一、二、三等奖,评比要素包括2016-2017年度义务教育在校生体质测试情况、2015-2018年各市承办省级以上体育竞赛和开展市级青少年体育竞赛活动情况、2015-2017年各市基层训练单位管理评估达标率和公平竞赛得分等四个方面。
  二是从重少数向重全体转变。本届省运会93个大项比赛中,除了青少年部37项、高校部16项、职工部10项以外,新增了15项群体项目,其中珍珠球、毽球、板鞋竞速3项为少数民族项目。青少年比赛项目中新增了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国际跳棋、攀岩、体育舞蹈、OP帆船7个智力与时尚项目。目前我省有近4万名青少年参加业余体育训练,训练平台从原来单一的少体校转变成少体校、普通学校、社会培训机构等多渠道格局,而培养目的也从原来单纯为了冠军向现在注重兴趣、增强体质和发现人才等多元化转变。青少年部增加这些比赛项目,一方面是从国家奥运战略和全省竞技体育格局调整的角度出发,另一方面也是让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到体育运动和比赛中来。省运会是我省发现和输送竞技体育优秀苗子的最主要平台,增设比赛项目,也为了更科学地选苗、育苗。以新增的快乐体操为例,体操是最适合幼儿的体育运动,快乐体操也是幼儿体操,参赛年龄为5到7岁幼儿,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协调性、柔韧性正处于最敏感时期,这个时期练体操能为早期运动发展奠定基础,也为除了体操之外的运动项目拓宽了选才面。
  三是从重成绩向重人才转变。设立了竞技体育未来之星奖、输送奖(省队)、贡献奖(输送省队参加比赛成绩)、联办省优秀运动队特别奖等奖项,将在田径、游泳等30个项目中评选出竞技体育未来之星。
  问:第19届省运会首次增设了群众比赛项目,在参赛运动员的资格设置和项目设置上有哪些特点?专业的运动员在申请哈佛大学时有很大的优势,但你肯定没想到,哈佛单独将体育因素独立出来,其权重达高达25%!
  在“体育”要素中,招生官会给学生进行打分,6分最低,1分最高,其中还有+或者-作为调整。最后,招生官根据4个要素进行总体的评估。
  美国的高中,尤其是顶尖寄宿高中都特别重视“体育”,不少高中的课外活动都以“体育”为核心。尤其是美国的男孩,他们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参加美式足球、棒球等各种运动,同时特别喜欢看体育比赛,因此,美国上流社会的男孩往往是全能型选手,不仅学习好、体能好,还擅长某种体育运动。
  而美国的大学更是如此。无论在私立大学还是公立大学,体育特长生是唯一被冠以“特长生”称谓的特殊招生类型,尤其在私立大学,体育特长生所享有的特权地位仅次于校友子弟。
  举世闻名的“常春藤联盟”,并非人们推崇的顶尖大学的学术共同体,不过是美国东部大学的校际体育比赛联盟而已——位于西海岸的斯坦福大学就不在其列。
  那些富有远见的校长认为,顶尖大学如果要培养未来领导美国和全球的领导者,就绝不能把目光仅仅局限在考试成绩高、学术潜力大的学生身上,而要培养能够面对、分析、驾驭、处理复杂资讯和艰难局面的“完整的人”。
  一个整天沉湎于书本的柔弱娇嫩的书呆子是不可能有能力应付真实世界里瞬息万变的种种挑战的。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政治(特别是国际政治)和商业来说,野性、精明、坚毅以及对人性的洞察等品性也许比对学术的兴趣重要的多。
  1960年,哈佛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本德在他离任前的一份长篇报告中宣称,一个完全由学术成绩顶尖学生组成的群体是不健康的,它不利于学生个体充分、全面的发展。
  这一观点深刻地影响了此后哈佛和其他顶尖大学的招生培养政策。
  实际上,美国顶尖大学对体育的偏爱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精英文化的母体——英国。
  19世纪末,当钻石大亨塞西尔·罗德在牛津大学确立著名的“罗德奖学金”选拔标准时,曾明确表示他不想要“书虫”,而要有能力的“对有男人味的户外运动有所爱好并表现不凡”、同时还要有点“残暴”的学者。
  为了确保实现这一要求,他甚至为阳刚运动设置了具体的权重(20%),并将其提高到和学业同等重要的地位。
相关推荐